新法 快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法快遞 >> 法律觀點 新法快遞
阿迪達斯訴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公司等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時間:2019-06-21 14:00:28 作者: 瀏覽數:
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訴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閩05民初308號

  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Adi-Dassler-Strasse1Herzogenaurach91074Germany)
  法定代表人:布麗埃勒•迪里昂和馬庫斯•庫爾特,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帆,北京中倫文德(廈門)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葉江嫻,北京中倫文德(廈門)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20N。
  法定代表人:蔡國梁。
  被告:晉江泰吉織造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47E。
  法定代表人:施泰山。
  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下稱阿迪達斯公司)與被告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下稱多美都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29日立案。2017年5月16日,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申請追加案外人晉江泰吉織造有限公司(下稱泰吉公司)為本案被告,本院經審查后通知泰吉公司作為本案被告參加訴訟。本院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帆、葉江嫻、被告泰吉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曉冬到庭參加訴訟。被告多美都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良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2.判令兩被告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合計人民幣85萬元;3.判令被告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
  事實和理由:原告阿迪達斯公司早在1948年就在德國依法注冊了“adidas”商標。截止至2006年的統計,原告“adidas”商標已經在世界162個國家和地區進行注冊,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adidas”商標在中國最早核準注冊的時間為1974年12月24日,此后,原告又在相關商品上注冊了多個“adidas”商標。原告在中國依法注冊第3336263號“adidas”文字商標,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鞋、運動鞋、休閑鞋、服裝、運動衫、T恤衫等,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4年6月6日。“adidas”是全世界最著名的體育運動品牌之一,在中國亦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就先后于1999年和2000年兩次將原告的“阿迪達斯/adidas”商標列入《全國重點商標保護名錄》。2005年,原告作為2008北京奧運會的贊助商,獲得北京奧組委許可,在全國乃至全球范圍內積極宣傳使用adidas商標及奧林匹克標志。通過原告長期在中國的積極使用和有效宣傳,adidas系列商標已經成為國內家喻戶曉的著名運動品牌。2012年12月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原告注冊的adidas及阿迪達斯圖形為中國馳名商標。2014年11月5日至12月11日,被告未經原告授權許可,在晉江市××××村營業場所內,生產假冒原告注冊商標的運動套裝。2014年12月11日,公安機關現場查獲并扣押被告生產的假冒原告注冊商標的運動套裝2211套,經價格鑒定,侵權商品價值共計人民幣1656039元。福建省晉江市人民法院已對被告假冒注冊商標行為作出(2016)閩0582刑初1103號刑事判決,判決被告多美都的行為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依據原告年報所體現的毛利率47.6%,計算出因被告侵權行為導致原告訂單流失所引起的利潤損失為78.83萬元:1656039元×47.6%≈78.83萬元。被告無視國家法律,刻意侵犯原告所享有的受國家重點保護的馳名商標專用權,給原告造成較為嚴重的經濟損失。故請求判決支持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被告多美都公司書面答辯稱,原告未能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因多美都公司生產的服裝收到實際損失,其要求答辯人賠償其經濟損失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能成立。原告雖提供有所謂的(2014)年度年報及同行業上市公司2014年度業績公告之類的證據,但這些證據的真實性不能確認,不符合證據要求,不應認定,且方主張的要求賠償78.83萬元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85萬元,沒有任何事實合計證據可以支持。二、多美都生產的服裝數量較少,只有區區2211件,公訴機關認定的貨值也只有88400元,多美都公司是第一次生產類似服裝,未流入市場,未造成實質性的社會危害后果,未給商標所有人造成實際的不良影響。三、多美都公司與泰吉公司系二家完全不同的企業主體,從公司性質、人員結構、住所地等完全不同,且泰吉公司系2015年4月份才開始申報納稅營業的,不存在公司人格混同的情形。原告要求泰吉公司一并承擔責任的主張不能成立。請求駁回原告對泰吉公司的訴訟請求。
  泰吉公司辯稱,1、泰吉公司與多美都公司不存在法人人格混同問題,也不存在以一被告的名義對外營業的問題,原告方申請追加泰吉公司作為被告參加訴訟,并對泰吉公司主張權利是錯誤的,應駁回原告對泰吉公司的訴訟請求。2、泰吉公司與多美都公司的性質、住所地、組織架構等完全不同,且泰吉公司是2015年3、4月份期間才進行納稅申報,開始營業的,此前并沒有實際營業。3、原告方的起訴,超過了2年的訴訟時效,本案原告方主張的侵權行為,是截至2014年12月份,但原告方起訴時間是2017年3月29號,已經超過了司法解釋確認的訴訟時效。4、原告方主張的損失,沒有事實證據可以支持,也不符合法律規定,不能成立。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當事人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對有爭議的證據,本院認定如下:
  原告提交的證據:1、
  根據原告提供的經審計的2014年度《合并財務報表》顯示,該財政年度原告的毛利率為47.6%。
  本院認為,原告是第3336263號“adidas”、第71092號“ADIDAS”、第1106698號“阿迪達斯”注冊商標專用權人,其享有的商標專用權依法應受法律保護。上述注冊商標在國內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為廣大消費者所知曉。被告未經原告許可,擅自制造標有原告商標標識的兒童鞋,其行為已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的規定,侵害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于法有據,應予支持。關于賠償數額,原告主張以經鑒定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兒童鞋價值為基礎,乘以其毛利率,同時考慮原告為維權的必要支出,提出75萬元的賠償金額。本院認為,財務報表顯示的毛利率反映的是整個企業主營業務所得利潤的占比,而原告的主營業務眾多,其財務報表顯示的毛利率并不能真實反映銷售涉案產品可能獲得的利益,可見毛利率并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規定的單位利潤,故對原告就本案因侵權所受損失所提出的計算方式,本院不予采信。至于其提供的有關毛利率的證據,可作為確定本案賠償數額的參考。因此,在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均難以確定的情況下,本院綜合考慮原告訟爭商標的知名度、被告侵權產品的數量和貨值、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持續時間以及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酌情確定賠償金額為500,000元。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八條、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六)項、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項、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一款、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侵犯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產品;
  二、被告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經濟損失人民幣500,000元,被告晉江泰吉織造有限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三、駁回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2,300元,由被告晉江市多美都針織制衣有限公司、晉江泰吉織造有限公司負擔11,000元,由原告阿迪達斯有限公司(adidasAG)負擔1,3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被告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林培陽
審判員  鄭程輝
審判員  張東亞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陳琳
書記員莊彥為

附:相關法律條文
1、《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二條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
本法所稱民事權益,包括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監護權、所有權、用益物權、擔保物權、著作權、專利權、商標專用權、發現權、股權、繼承權等人身、財產權益。
第八條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第十五條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礙;
(三)消除危險;
(四)返還財產;
(五)恢復原狀;
(六)賠償損失;
(七)賠禮道歉;
(八)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以上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可以單獨適用,也可以合并適用。
2、《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第五十七條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
(一)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
(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
(三)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
(四)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的;
(五)未經商標注冊人同意,更換其注冊商標并將該更換商標的商品又投入市場的;
(六)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
(七)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
第六十三條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商標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人民法院為確定賠償數額,在權利人已經盡力舉證,而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主要由侵權人掌握的情況下,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侵權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虛假的賬簿、資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參考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判定賠償數額。
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3、《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
第五十條知識產權的侵權責任,適用被請求保護地法律,當事人也可以在侵權行為發生后協議選擇適用法院地法律。
4、《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第二百五十三條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支付。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九條商標法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商標相同,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二者在視覺上基本無差別。
商標法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商標近似,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顏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顏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
第十六條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的請求或者依職權適用商標法五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確定賠償數額。
人民法院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侵權行為的性質、期間、后果,商標的聲譽,商標使用許可費的數額,商標使用許可的種類、時間、范圍及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綜合確定。
當事人按照本條第一款的規定就賠償數額達成協議的,應當準許。
友情鏈接: 宏德凈昌集團 中鑫恒德會計師事務所 四川超躍匯智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蜀ICP備08010876號 POWERED by 四川超躍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网赚项目大合集